Emily馨仪

你好!我是馨仪,你也可以叫我Emily啦。是一个画手+隐藏文手 超级好勾搭的!✧(๑•̀ㅂ•́)و✧

【冰九】小甜饼之霸道总裁小娇妻(划掉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同桌。✧ (๑•̀ㅁ•́ฅ)

晓饕餮写文太差被关起来了:

最近看沙雕段子看多了,有感而发。


一包十个小甜饼送给大家。


算是200fo的福利……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x


以及,想要评论!!!


*[私设很多]


  [假如大家都还活着]


  [无脑甜饼]


  [管他以后更不更先张嘴吧]


  [来,张嘴,啊]


  [求评论]


大概在第九发时有一点点的漠尚,注意避雷。


————————



“我知道你害羞但……”


“小畜生你给我起开!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起开!”沈九一边喊着一边后退。


“呵,男人。”洛冰河恍若未闻,伸出一根手指挑起沈九的下巴。


“不要试图激怒我,你承受不住我的怒火。”


沈九一巴掌呼上去。


洛冰河捂住被打的脸,目光复杂。


于是当夜日♂了♀个♂爽。


————————



洛冰河有个梦想。


——包养沈九。


沈九对此嗤之以鼻。


后来知道这件事的岳清源第一次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当我死的?”


沈九:……?


————————



“冰河。”沈九笑的灿烂。


“师尊,弟子在。”洛冰河笑的更灿烂。


沈九一巴掌呼上去:“小畜生为师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再拿女装当为师的换洗衣物!”


洛冰河笑容不变稳稳接住沈九的手并从善如流的亲了一口。


“因为心悦师尊所以想看到师尊的各种样子。”


沈九歪过脸去,一把甩开扇子遮住脸看不出表情。


洛冰河看着沈九微红的耳垂低声笑了。


——————————



河边蹲着一只神情复杂的洛冰河。


昨夜洛冰河抱着沈九日♂了♀个♂爽♀,于是第二天还没等某洛谢罪就直接被恼羞成怒的沈九连人带物从房间里扔了出去。


啧。


明天还是用梦境做得了。


犹不死心的某洛如是想。


梦魇:我教你用梦境就教你这么玩的?


——————————



“永远?小畜生你怕不是傻了吧?”


“师尊,我说真的。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沈九走上前摸了摸洛冰河的额头,这孩子也没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你不要你的后宫了?”


“有师尊在就好。”


说实在的,沈九有那么一刹那感动。


然后第二天早上沈九摸着自己的腰给了洛冰河一个结结实实的大巴掌


嗯?为什么不打他自己的?


——因为疼:)


——————————



远处的柳溟烟僵在原地。


这是洛冰河第一次听到沈九唱歌。


只见那人一袭水袖黛衣,嘴中哼着调,不知唱的是什么。


洛冰河看着沈九,只觉得这人真真是好看极了,快步上前抱住沈九蹭了蹭。


“师尊的声音真好听。师尊唱的什么?”


沈九仔细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柳溟烟闭上眼,露出了像@❀Emily馨仪说“乌烟瘴气”时一样的谜之表情。


如果她还没聋,那首歌应该是《春山恨》。


——————————————



“爱吃不吃不吃滚。”沈九叉着腰如是说。


洛冰河难得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按说师尊应该是会做饭。


但是他怎么就看着这饭下不去口呢……


见沈九又要做出赶人的架势,洛冰河赶紧加了一筷子的菜。


嗯……


其实也……


不能说难吃……


但……


沈九观察着洛冰河的谜之表情,突然笑了。


“小畜生……”


“……咳咳咳……嗯?师、师尊?”


“你吃的那盘菜我放了五勺盐hhhhhhhhhhhhhhhhh”


冰哥:……艹……


—————————————



“师——尊——”洛冰河一进大殿就开始喊沈九。


听到洛冰河声音的沈九无奈的扶额,叹了口气。


最近洛冰河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每天“师尊师尊”叫个不停,像个傻子。


“师尊!”


沈九认命地叹了口气,“听到了。”


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自觉露出了一抹浅笑。


——————————



“尊尊尊尊尊上!!!大大大大大事不好了!!!!”结巴的声音一听就是尚清华。


洛冰河扭头看了这位漠北君的媳妇,“怎么了。”


“沈仙师和和和和和纱华铃打打打打打起来了啊!!!!!”


他话音未落,洛冰河就不见了。


然后他露出了一个略显猥琐的笑容,一扭头就看见了漠北君。


……!!!!!艹……要完……


话说冰九这边。


当洛冰河气势汹汹的来到沈九的屋子里时,发现屋子里气氛谜之“融洽”。


这就是漠北他媳妇说的“打打打打打起来了啊”……?


“尊上?您来了?那我就不打扰了。”纱华铃拿起帕子,掩住自己的笑容离去。临走之前看了沈九暧昧的笑了。


洛冰河有点吃味地把沈九抱在怀里。


“一边去。”沈九一个眼刀闪过来。


被沈九嫌弃了的洛冰河却不应,而是道:“师尊,我们结婚吧。”


熟料,听到这话的沈九并没有拒绝,然而靠上了身后温暖了身子,应了一声“嗯”。


洛冰河道:“师尊就算你拒绝也……嗯……?嗯……!?”


他把沈九的脸扳回去,看了半响,然后轻笑了一声。


他不再说话,只是用更大的力道抱紧了沈九。


——————


论纱华铃究竟说了什么?


纱华铃: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冰哥:……


——————————



新婚之夜。


沈九看了洛冰河一眼,勾了勾唇角道:“小杂……洛冰河,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洛冰河抱住沈九,道:“如果师尊以后见到一个叫'晓饕餮写文太差被关起来了'的人,你就会知道,她写了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分十发,每一发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我想说的。”


—THE END—


晓饕餮有话说:


没什么想说的,想说的就在冰哥最后一句话里了。


我真的很喜欢冰九的相处模式,然后就写了这种OOC的无脑甜文……


没什么可说的了,谢谢您的收看【鞠躬】


以及。


如果您看到这里。


请给我评论!!!!!!

评论(4)

热度(371)